密室逃脱七年之痒:逃离北上广远嫁文旅城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6-11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娱乐资本论矩阵号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作者:郭吉安,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周六,北京姑娘药药组了个密室逃脱局,人均666元的鬼吹灯主题《摸金校尉》,提前一周才预订到。一行8人横穿了大半个北京城,到了这家密室公司游娱联盟所在的高碑店。8人随身带着一套换洗衣物,按照主题介绍,这次的密室包含涉水环节。

  下午一点玩到四点,整整三小时,在千余平的空间里,经历了和NPC飙戏、爬密道走峭壁,掉落4米深水等刺激环节后,他们结束了这次摸金倒斗探险。

  队里二哥是位资深的密室老玩家,在他看来,这次体验解密并不算多,感觉也不够硬核。“说是密室,更像是真人实拍了部盗墓电影。”但药药却觉得不错,有跳水有剧情,中间的NPC互动也很过瘾。队里的其他人也对密室赞不绝口。爽、刺激、惊奇是他们描述感受时的高频词。

  “唉,时代变了,终究是沉浸式体验党的天下!”二哥一脸无奈。他是20万北京硬核密室玩家之一。2012年起,随着国内第一批密室落地,这群硬核受众支撑起密室行业的前五年发展,从单纯几个小房子的1.0解密型进化到了混杂着机关设计的2.0机关型。

  而近三年,密室行业完成了以角色扮演和走剧情为主的3.0、4.0版本进化。奥秘之家的仙剑奇侠传全沉浸密室、TFS以热门电影为蓝本的谍战主题《风声剧场》、游娱联盟的《摸金校尉》主题……都是包含NPC,专注走剧情的新种类。

  这些密室削弱了原本密室行业推崇的解密推理元素,强调故事感和体验性。直接让20万玩家之外,无数追求线下体验的泛娱乐爱好者入局,香港正版挂牌彩图,形成了一个高达数十亿的市场。

  但密室行业依旧是一个重资产且无法规模化复制的行当。在当下,无论是老牌玩家还是新入局者,都未能找寻到一种有效途径,突破单店盈利的天花板,获得更高的利润空间。

  所幸此时的新型密室有了一个更泛的归属种类:线下沉浸式实景娱乐。这在2019年,也成为了各行各业的关键热词。这风甚至直接刮到了影视行业,近期,芒果TV便集结了杨幂、邓伦、魏大勋等一众明星玩家,推出了实景解密体验综艺《密室大逃脱》,进一步将这一娱乐形式向“五环外”的更广大人群扩散。

  “就像前两年你不懂VR就要被笑话一样,今年你不说沉浸式娱乐,也是落伍了。”游娱联盟密室总设计师何大宝告诉预言家游报。

  不少人正抓住密室沉浸式体验和高互动性的属性,将触角蔓延向更广阔的领域。文旅行业、商业空间引流设计、互动图书售卖……从重资产模式向输出创意内容转型,成为了头部玩家心照不宣的事。

  “说实话我挺不喜欢那种纯解谜或者是机关类密室的,全场小学奥数和逻辑题。开场一把锁,通关全靠猜。一两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基本都是在摸鱼,看懂的人玩,我跟着干点体力活。一场玩下来,永远觉得自己智商不够。”药药告诉预言家游报。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前数年密室行业的普遍问题:在以几个房间为主场景的1.0、2.0时代,玩密室的核心娱乐体验便在于推理解密找钥匙。一局下来,除了对这类型游戏非常在行的核心爱好者,大多数参与玩家都是一种跟随状态,游戏体验并不好。

  “这也和当时大多数密室的设计过程有关。在内测环节设计师们邀请的便是核心玩家,玩完之后的探讨过程中听取的也是这些玩家的意见。于是在修改中只会越来越难,越来越趋于小众,甚至形成一种模式化的小圈层密室打造和破解方法论。”玩乐实验社创始人天曜解释。

  直到2016年,伴随着“沉浸式”概念的提出,密室行业才开始步入了转型拐点,迎来了一批全新的受众。

  那年四月,落地于西单大悦城的“触电·鬼吹灯”进入了不少了探险爱好者的视野,这个与鬼吹灯IP进行版权合作的线下实景游戏首次打出了“沉浸互动”的名号。

  与当时的机关类密室类似的价格,触电·鬼吹灯强调的是故事性和用户体验。在体验过程中,扮演胡八一、王凯旋、Shirley杨的演员会和用户进行互动表演,并带领他们完成各自的任务。这样的方式也迅速在全国掀起一阵实景互动浪潮。

  这对于密室行业也带来了新的启发。搭建故事剧情、引入NPC的做法是否可以植入密室逃脱?带着这样的思索,2016年底首个带有真人NPC的密室《风声剧场》落地北京,其创始公司TFS跳出了追求声光效的逼真,开始搞起了“服化道”,并直接带动了此后一大批同类型密室的诞生。

  密室行业完成了一次大规模的“边界扩充”。在更饱满的体验时间内,沉浸主题密室削弱了推理和解密元素,更强调表演和互动,NPC像是一个个提示员,在参与剧情的过程中给出指引,让玩家的参与感更强。相对应的,沉浸主题密室的人均收费也上升到二三百元,完成了一次价格上的大幅升级。

  这对于一众线下娱乐爱好者来说,并不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价格。药药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才真正成为了密室爱好者。和朋友参与不同的主题进行“角色扮演”,带着任务和演技精湛的npc飙戏,在她看来才是玩密室的精髓所在。抱持同样想法的泛娱乐受众,也再次将这个行业炒热。“有人统计过,北京密室圈子的核心玩家也就是20万,235777水果奶奶论坛但沉浸式密室的泛娱乐受众,显然要倍超这个数。”天曜说。

  大规模新受众的涌入,也让密室行业在2017年起面临着全面升级。为了满足这些新玩家,许多沉浸式密室将硬件设施也一并进行提升。与此前专注在房间中进行视觉升级的出发点不同,沉浸主题密室对场景搭建的要求更高。更开阔的空间和场地,更逼真的布景和道具成为了新一代密室的要求。而其中的头部公司,在置景和场地构建上更是仿照电影质感进行搭建。

  以开篇提及的游娱联盟为例,这家拥有目前北京单主题收费最贵密室的公司旗下搭建了12个主题,场景从两三百平到两千平不等。其中鬼吹灯主题《摸金校尉》有大片水景,谍战主题《雾散狐谍》中设置了监狱和地下逃生区,末日丧尸主题《埃博拉》则搭设了大量机关和管道,最终的逃生通道也布置为一条排气管。

  进入这些不同的场景,感受到的是与其对应的真实情景一般无二的环境。地牢中的阴冷潮湿感,医院病房中的刺鼻消毒水味,御膳房里真实的水果和小吃,都在视听之外,从触觉、嗅觉甚至味觉上保障着沉浸感。

  “通过剧情设置、NPC还有逼真场景,我们要让来参与的玩家自我安慰这是假的不用慌不用怕。只有到了这种程度,才算是真的浸入体验,也才是我们要实现的刺激感和冒险感。”何大宝说。

  但这样力求逼真的置景和复杂的剧情设计,也在不断增大着沉浸式密室的成本。据游娱联盟品牌负责人贾婴介绍,公司在实景娱乐基地上的投入资金达到数千万,诸如《摸金校尉》这样千平规模的单个主题,建设成本(不包含房租)也在百万量级,设计周期则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目前整个游娱联盟实景基地的收入,大半来源于这十余个主题密室。当前已经进入了盈利期,但是还远远没有回本。毕竟早期的成本投入过高,单独依靠密室回本一定需要几年的周期。”贾婴告诉预言家游报。

  北京另一家兴建于2018年的主题密室尖叫空间以逼真的场景和道具而闻名。其创始人刘云松此前为广告和影视行业从业者,目前建设好的两个主题颇受欢迎,月流水稳定在30万以上。但是在前期,这两个主题密室的投入成本也超过了500万元。

  为了追求逼真,尖叫空间盗墓主题密室搭建了一座真实的地下古墓,使用的石材就超过了200吨,古墓中的建材也是专程寻觅来的老砖,花费高昂。而另一个美式恐怖主题的密室中运用的尸体也是从好莱坞采购,每具都需要花费三五万元。

  “之前走过一些弯路,现在兴建的第三个主题密室,我们估计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内就可以回本。”刘云松说。

  投入体量大、回本周期长并不是单独几家的问题,预言家游报从行业人士中了解到,沉浸类密室的投入回报周期都相对较长。行业中回本最快的还得属TFS风声,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其他的很多家都还处于投入阶段。

  传统的解密类密室单个主题的基本投入量级都在三十万之内,而回本周期也会保障在半年之内,沉浸式密室在拉高了均价的同时,也必须承担高投入的代价。

  可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进化后的沉浸密室最大化提升了单场的收入,但是依旧没能打破密室行业的营收天花板。

  以往以一小时为体验周期的传统密室翻台率高,参与人数较多,但由于客单价维持在100元左右的水平,收入十分有限。而沉浸式密室客单价上升为人均三五百元,但时间流程也随之增加为两到三小时,必然造成翻台率下降,收入规模依然存在限制。

  “目前来说,密室行业的客流和单价存在矛盾,这也让单店高营收很难实现。”老牌密室公司奥秘之家创始人之一陈振告诉我们,“我们认为密室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其不具备大规模复制性。当前国内有密室消费能力的城市是固定的,北上广深和一些二三线城市。这些城市对密室的需求也有饱和上限,这也注定你在全国能开出的密室总量很有限。单店高营收难实现,总数又不能快速扩张,自然存在天花板。”

  奥秘之家作为建立于2012年的第一批密室公司,在密室赛道中属于头部玩家。但是据陈振介绍,奥秘之家当前密室板块的年流水稳定在一千多万。想要从这方面获得进一步的显著收入提升,是很困难的。

  重资产的商业模式、存在瓶颈的供给需求、低复购率和竞争壁垒,都是密室行业进一步发展所面临的阻碍。

  如何打破这些魔咒,在现有基础上实现进一步的业务拓展,成为了头部玩家不断思索的课题。不少公司也展开了各种各样的尝试。

  2017年时,奥秘之家结合仙剑奇侠传IP做沉浸式主题密室,也结合VR等新技术关注起沉浸式展览,还进行了线上线下的游戏开发。他们推出的“北京地铁密室逃脱”游戏以贩售工具包+线上指引的模式,引导用户利用北京地铁站完成解密。

  而最后的这一项尝试,则为奥秘之家的轻资产化转型开启了大门。2018年,奥秘之家延续这条路线,与故宫出版社联合推出了《迷宫·如意琳琅图籍》套装,主打互动图书和游戏解密模式,奥秘之家负责游戏内容的设计,还配合推出了一款用于沉淀流量的APP谜案馆。

  这套售价168元的互动解谜游戏书初上线时采取众筹模式,一举卖出十几万册,众筹金额便超过了2000万元。而截至目前,《迷宫》的销售总量一举接近30万册。

  这样的成功也促使奥秘之家将重心转移向互动文创市场。“我们会保留密室行业的基本盘,开辟新的互动类书籍业务板块。这块将会是我们未来的核心业务。”陈振向预言家说。

  相比密室,文创产品的消费场景发生了变化,从线下生活消费变成了类似游戏、图书这样的消费品,用户群和此前的密室行业消费者有所重合,但是边界却获得了拓宽。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以内容输出为主体的轻资本模式显然一种更轻巧也更有潜力的商业模型。

  同样,创建于2017年的游娱联盟在一开始也确定好了“两条腿走路”的想法。在其创始人郑楠的构想中,落地线下的北京游娱联盟基地更像是一块实体招牌,为了展现公司的创意互动能力和沉浸式体验的广阔市场。而与文旅地产项目进行合作,负责沉浸式创意内容的搭建和输出,才是游娱联盟的更广阔天地。

  从2018年开始,游娱联盟便曾与全国多个商业文旅项目展开接洽。以去年其与湖南洋沙湖国际旅游度假区所展开的实景娱乐项目策划合作——梦回渔窑为例,在这场合作中,游娱联盟负责依据洋沙湖度假区的现有建筑群,完善沉浸式设施,设计出相应的游戏剧情,招募和培训NPC。参与的玩家将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空间内,感受沉浸式游戏的体验。

  “我们依照当地的具体客群情况、商业场景进行沉浸故事的构造,而当这样的运营进入稳定期后,便会交还给景区。”何大宝告诉预言家。单是这场合作,给游娱联盟带来的营收便是千万量级。

  这样的合作在今年也会越来越多,甚至有望成为影视行业进军实景娱乐水土不服症的解决良方。“许多影视公司都在和我们进行接洽,现在的态度也和当年完全不同了。大家都开始意识到,做中国的迪士尼没那么容易,把沉浸式实景娱乐做好,也许会是小成本促进盈利的关键因素。”何大宝说。而据他介绍,国内已经有多个文旅项目有望成为游娱联盟下一个进行内容输出的合作对象。

  无论是奥秘之家的文创转型,还是游娱联盟的与商业地产项目结合做创意落地,相比原本的密室生意,都是一种轻资产化输出的模式。尤其是随着文旅热风刮起,内容经济的重要性上升,这些研究沉浸互动模式多年的行业老玩家,都会步入一条全新的赛道。

  这条赛道上还有此前研发“触电·鬼吹灯”的北京万娱引力,已经在去年落地了一座和文旅项目结合的线下沉浸式体验馆。在新西塘越里,一座占地3000平的“仙剑城”成为了这个景区的热门体验项目。来往的各类年龄层游客,都可以参与进来,随着NPC的指引,展开一场关于仙侠的“好梦一日游”。而这个沉浸式互动馆,也直接促进着所在地嘉善的客流量不断走高。

  万娱引力创始人周箫也向小娱透露,今年他们还会在其他景区落地沉浸式互动场馆,并开设首家触电厂牌的沉浸式旗舰店。此前,在购物中心游走的阶段性互动娱乐项目也将拥有属于自己的持续性商业基地了。

  这似乎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殊途同归。借助沉浸娱乐的东风,广阔的旅游市场将会助力密室行业打破天花板,开设一扇实景娱乐的窗口。而实景娱乐的未来商业空间也变得更加广阔,有着越来越多的变现可能。